小伙被女友父亲杀害 女友母亲制造其在世假象

  • A+
所属分类:体育科学

死者妈妈表示,儿子父亲原本说话不是特别清楚,这四年苦苦寻找儿子后又得到去世的消息后,大脑受到了刺激。而儿子的爷爷本就患有脑血栓,当得知孙子被害的消息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这个家庭只有我一个妇女在维持。”

张宇(化名)“失联”后的第393天,家人收到了一份他从上海寄来的包裹,里面有1千元和一些礼品。

2017年1月15日,辽宁阜新19岁小伙张宇应女友父亲蔡某之邀见面,此后他的家人再未能联系上他,报警后也一直无结果。但同时,家人却陆陆续续收到以张宇口吻发的祝福短信和包裹,这让家人感到万分蹊跷和惶恐。

直至2020年3月24日,经阜新市清河门公安分局侦办,张宇在与蔡某见面当日就已被其杀害并焚尸掩埋,而那些短信、礼品都是女友母亲刘某为掩盖犯罪发的,制造张宇在世的假象。

死讯传出,“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张宇的父亲受到刺激,说着妻子很难听懂的话,张宇的爷爷不久后也在悲痛中离世。

2020年12月10日,阜新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阜新市中院提起公诉,指控蔡某犯故意杀人罪、刘某犯窝藏罪。阜新市检察院、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向红星新闻证实此事。

小伙见女友父母后离奇“失踪”

张宇出生于1997年,阜新蒙县人,系家中独子。母亲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张宇自2016年9月从部队退伍回家后,为方便学驾校,一直在阜新清河门市区的小叔家住,期间认识了在清河门家中开早餐店的、正读高一的女生小蔡,两人确立恋爱关系。

刘女士此前在大连打工,于2016年11月回到阜新。她回忆,虽然回来后只见过儿子两三次面,但会经常和儿子打电话或者视频。2017年1月,已是农历猴年腊月,村里很多人办喜事,刘女士也经常在走亲访友的路上。

刘女士回忆,案发前几天,她曾接到儿子电话,说小蔡的父母提出双方父母见面。刘女士问他俩感情如何,儿子说“也不是特别相中这姑娘”,但小蔡特别爱他。

刘女士称,考虑到小蔡是学生,觉得双方家长没必要见面。之后,张宇又跟他们说了几回,刘女士便承诺等忙完手上的事就见面。

2017年1月15日清晨,刘女士像往日一样前往同屯办事人家随礼,一位亲戚跟她开玩笑说,“你儿子今天要去见老丈人了。”当日下午一两点钟,返家途中,她给儿子打电话想问问情况,无人接听,再后来就关机了。她以为儿子手机没电,没有多想。

次日一早,刘女士多次拨打张宇的电话,均关机。中午,刘女士又给一个和儿子经常一起玩的同学王嘉(化名)打电话。王佳称,15日上午,张宇曾打电话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见小蔡的父母,自己因为要上班没去,后来他给张宇打电话也关机。王佳答应帮刘女士找张宇。

16日晚上,王嘉告知刘女士,他通过电话得知,张宇和蔡某在15日下午见面时发生争吵,张宇把蔡某打伤后跑了。刘女士想要蔡某的电话,王嘉称自家离小蔡家很近,他先去蔡家了解情况。

失联后,张宇仍给母亲发来短信

17日上午,王嘉去了蔡某家,见到蔡某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刘女士回忆,蔡某还让王嘉转告她,只要让张宇回家后去蔡家道歉,张宇和小蔡还可以好好相处。

刘女士通过王嘉要到了小蔡母亲刘某的电话。刘女士称,对方在电话中告知她,张宇把蔡某打伤后跑了,她害怕小蔡跟张宇跑了就在小蔡身边陪读。小蔡当时则在电话中告诉刘女士,“登录QQ,如果QQ头像亮着,就证明张宇在线。”

小蔡添加了刘女士的QQ账号。“她说自己很爱张宇,会通过张宇的同学、战友去找张宇。”刘女士称,她登陆后看到儿子QQ头像的确是亮着的,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给他发QQ消息,却没有回复。”

刘女士回忆,2017年1月17日晚,蔡某打来电话,“他说,张宇把他打了害怕会被找麻烦。说是我把孩子藏起来了。”刘女士回忆,当时她哭着质问蔡某,张宇自从去见蔡某夫妇后就不见人影,她非常着急,现在蔡某居然还说她把人给藏起来了,两人在电话中争吵起来,蔡某让刘女士报警。

第二天,刘女士看到,儿子的QQ头像变暗了,这让她陷入焦虑。

2017年1月19日,王嘉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发信息者自称是张宇,现在在外边有事,并让同学不要联系他,由他来联系就行。王嘉将收到短信的事情告知了刘女士。

刘女士分析,蔡某身上没有什么伤,张宇没必要像犯了罪一样逃跑。她每天都睡不着,每次给儿子打电话都是关机,她怀疑,张宇的同学收到的那条短信不是张宇发的,而是蔡家的人为迷惑她发的信息。她又去当地派出所,当时警方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2017年1月20日左右,刘女士接到了蔡某的电话,蔡某说才给女儿交了一对一的补课费,但是女儿失踪了。1月21日,刘女士联系小蔡,小蔡也不再接电话和回QQ消息。

“儿子”的短信和礼物

2017年1月23日上午10点,刘女士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妈,我在长春这两天搭军区车到沈阳再回去”,刘女士立即回短信,问这是谁的号码,他什么时候到沈阳,对方回信息说之前的手机丢了,现在用的手机是一部坏手机,没有信号,要到沈阳才能跟她联系。

“儿子真的是你吗?”短信截图显示,刘女士发信息询问,她告诉“张宇”回家不会有事让其回家,对方没有回短信,此后的两天一直联系不上。

同年1月25日,刘女士终于拨通了“张宇”的新号,电话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但没有说话,接着就挂断了。刘女士收到对方发来的短信,还是张宇的口吻,让家人不要担心,他和朋友在沈阳过年。刘女士回短信说,家人都很想他,被打一方也没有报警,希望他能回家过年。对方回短信说,“我和我朋友决定在沈阳过年,祝福我们吧,什么也别问了。”刘女士回信息说,张宇爸爸担心得人都傻了,求儿子回家。

虽然收到了“儿子”发来的短信,但刘女士始终担心张宇是不是出事了。春节来临,她和丈夫日日无法安睡,难熬的夜里,她反复拨打“儿子的新号”,传来的都是关机的提示音。

2017年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一。刘女士接到蔡某的电话,询问小蔡是不是和张宇在一起,对方称没有找到小蔡,还问张家地址想前往张家看看。十几天之后,蔡某来到张家,双方因儿女失联的事情争吵起来。

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怀疑蔡某当时的目的是想探口风,了解她是否怀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当初怀疑孩子被他害了,他这样做,又让我半信半疑。”

2017年3月8日,妇女节,“张宇”又给刘女士发了一个节日祝福的短信,还挨个问候家中其他亲人,也介绍了他的近况:有朋友介绍他去南方打工,他已长大成人,希望自己能多攒点钱在外边成家立业,“我的事别连累到家(人),别老给我打电话,我联系你们好了。”

2017年5月14日凌晨,刘女士又收到了几则“儿子”的短信。短信截图显示,“张宇”在厕所偷发短信祝刘女士母亲节快乐,并透露自己已经分手,现在在北京找了一份“绝密押运”的工作,签约3年,年薪12万元,有五险一金,三年不违纪就能转正,单位害怕泄密不让其与外界通讯,如果单位查出其有手机会被记过,也拿不到奖金。此后,刘女士就没有再收到“儿子”的短信。

2018年2月12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张宇的小叔收到了一份“张宇”从上海邮寄的包裹,包裹里面有1千元现金、一袋绿茶、三条丝巾、一袋大枣和某品牌的香烟,快递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张宇小叔的地址。刘女士前往包裹的邮寄地址,因未被允许查看监控视频,毫无线索。

刘女士统计,以儿子名义发短信和发包裹的号码总共有三个,除打通无人说话那次,长时间内,三个号码几乎都处于关机状态,儿子已经遇害的感觉越来越强。

刘女士找不到儿子,就经常给蔡某打电话,蔡某说小蔡失联后也没有找到人。刘女士回忆,“蔡家是开早餐店的,自从我们报案后,他开始转让店铺,这其实也挺可疑的,问他咋想的,他说姑娘失踪了,店铺难以经营下去。”

刘女士寻找孩子但杳无音讯,“我整天心静不下来,跟精神病似得,到了2018年年初就一边出去打工一边寻找孩子。”2018年五一期间,刘女士回到阜新,看到蔡家的早餐店关门了,打电话给蔡某,蔡某说他去沈阳找女儿,顺便做起了小买卖。

2018年8月末,刘女士看到小蔡的QQ有新动态,但小蔡已经把她删除。她打电话给刘某,得知小蔡已在上学,刘女士又哭着和刘某吵起来,想让小蔡告诉她张宇的消息。

“刘某说还想找我算账呢,说我孩子把小蔡拐跑到外地,说带走就带走,说不要就不要,使得自己女儿现在整天又哭又笑的,受到了刺激。”刘女士回忆,打完电话后两三天,蔡某再次到张家,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

2019年,刘女士还是着了魔似的给儿子打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她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又到公安局反映情况。

女友父母被提起公诉

直至2020年3月,刘女士终于从警方得知,案件已侦破,蔡某就是犯罪嫌疑人。据阜新市公安局官方微信12月2日消息,2017年1月18日,清河门公安分局接到群众刘某报案,称其子张某某失踪,并怀疑张某某很有可能是被其女朋友的父亲蔡某某杀害。接到报案后,清河门公安分局立即组织警力展开侦查。然而由于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和被害人尸体,案件一直没有取得进展。

2020年,清痕缉凶专项行动部署后,该案件被市公安局列为挂牌督办案件,刑侦支队联合清河门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积案攻坚。经过对张某某失踪后,先后有人冒充张某某给其父母发短信、邮寄物品等关键线索进行梳理分析,案件取得重大突破,专案组于2020年3月24日将蔡某某抓获。经审讯,犯罪嫌疑人蔡某某如实供述了杀害张某某并焚烧掩埋尸骨的犯罪事实。

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报案的刘某就是她本人,张某某是张宇,蔡某某是蔡某。12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就此致电阜新市公安局,警方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据阜检刑刑诉〔2020〕22号起诉书显示,蔡某于2020年9月12日被逮捕。经阜新市检察院查明,殁年19岁的张宇与小蔡系男女朋友关系,2017年1月15日上午9点,蔡某约张宇谈小蔡与张宇恋爱关系一事,见面后,蔡某与张宇一起吃饭。下午1点,蔡某驾驶三轮摩托车将张宇载至西河套铁路桥东侧大堤,二人发生争执后撕打在一起,蔡某持扳手击打张宇后脑勺致其死亡,后将张宇的尸体带到附近的地里,将其尸体、小米手机等随身物品用三轮摩托车汽油点柴火进行焚烧,蔡某将张宇遗骨、手机主板、硬币装入塑料袋,后将骨灰抛洒在路旁。同年3月左右,蔡某将张宇遗骨捡回装入塑料袋,埋在清河门区西河套铁路南东侧大堤树林中的一棵大树下。经鉴定,焚烧后的骨骼碎片与刘女士夫妇系亲生关系。

检方称,刘某明知其丈夫蔡某杀害张宇一事,为掩盖蔡某的犯罪事实,制造张宇活着的假象,其冒充张宇多次给张宇家人发送短信,从上海给张宇家人邮寄香烟、茶、丝巾和1000元等,导致张宇家人误认为张宇尚在人世。

阜新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蔡某刑事责任,刘某明知蔡某犯罪帮助他逃匿,应以窝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已向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刘女士表示,张宇的父亲原本说话不是特别清楚,这四年苦苦寻找儿子后又得到儿子去世的消息后,大脑受到了刺激。而张宇的爷爷本就患有脑血栓,当得知孙子被害的消息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这个家庭只有我一个妇女在维持。”

刘女士认为,在她得知死讯之前,蔡家人的各种反应都跟演员演戏一样,“演得特别像”,而蔡某夫妇均很少跟张宇接触,对方冒用张宇的名义所发短信的语气、包裹的邮寄地址、张家家中的各种情况都是准确的,这些蔡某夫妇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她不太信服公安给出的“小蔡未参与杀人且后来也不知情、那些信息是刘某诱导获取的”的答复。

刘女士希望法院能从重处罚蔡某、刘某,并追究小蔡责任。

来源:红星新闻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